帮助困境儿童,为了更好的改变 ——中国SOS儿童村协会探访困境儿童纪实

2018-11-21

探访拟进入成都SOS儿童村生活的夺基卓玛的家_b.jpg

探访拟进入成都SOS儿童村生活的夺基卓玛的家(图片由成都SOS儿童村提供)


10月30日,一辆临时租来的商务别克领着一辆银色的面包车驶上了从四川成都前往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以下简称“阿坝州”)马尔康市的公路。在经历了几个小时的路程,穿过了十多条隧道,经历了青葱苍翠至皑皑白雪后,这两辆载着中国SOS儿童村协会代理秘书长朱飞、成都SOS儿童村村长蒋鹏程以及荷兰皇家菲仕兰中国业务集团(以下简称“菲仕兰”)代表苏卓贤等人的车终于在马尔康市停了下来。未来两天,他们将在阿坝州民政局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走访包括夺基卓玛、拉四姐等在内的4名来自壤塘县的困境儿童。

此次在壤塘县的探访活动是成都SOS儿童村“菲仕兰爱心之家”成立以来开展的系列活动之一。今年,为响应《“十三五”脱贫攻坚规划》《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等中央文件的精准扶贫精神,根据《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关于广泛引导和动员社会组织参与脱贫攻坚的通知》要求,成都SOS儿童村在中国SOS儿童村协会的指导和菲仕兰的赞助下,建立了“菲仕兰爱心之家”,对接三区三州地区中的凉山、阿坝、甘孜等贫困地区的民政系统,计划资助收养15名困境儿童,以间接解决儿童隔代贫困问题,助力扶贫攻坚。


探访困境儿童

9月以来,马尔康市已经下了8场雪。10月30日,天空虽然放晴,但空气中弥漫着的化雪后的寒意仍然使人感到由内而外的冷。

10月31日,壤塘县尕多乡尕多村,在阿坝州民政局和壤塘县政府相关负责人的带领下,37岁的藏族妇女初摸在家中第一次与朱飞、蒋鹏程、苏卓贤等爱心人士见了面。

初摸的家位于尕多村一角,是一处新盖的藏式平房。据了解,该平房是当地政府为贫困户建的保障住房。热情的初摸招呼大家坐下,但由于屋内空间有限,很多人都选择站着以省出一定的活动空间。

揽着自己6岁的小女儿坐在朱飞旁边的初摸,在壤塘县副县长孙宏斌等人的帮助下,准备开始回答这位远方来客的问题,她满头白发的老父亲则站在她的左侧,安静地听着现场交谈。另一边,初摸9岁的大女儿夺基卓玛,也是此次家访后即将长期搬入成都SOS儿童村生活的一名女童,此刻坐正在成都SOS儿童村总务科长杨雪萍的旁边,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安静地打量着周围的陌生人。

初摸汉语能力有限,当她借助孙宏斌的翻译开始试图回答众人的问题时,原本热闹的小屋突然安静了下来。“她说她有些病,耳朵听不到。老公过世了。一个人30多(岁),2个小孩。”随着初摸的回答以及孙副县长的翻译,现场的空气似乎有些凝滞。来访的人中很少有会藏语的,但听着初摸讲话,众人似乎也能感受到其中的困难和艰辛。

为什么想把孩子送到成都SOS儿童村呢?孙宏斌转述道:“她说她们家没有钱,很穷。孩子除了能够在尕多小学读书以外,往任何地方(好学校)送的能力都没有。她说这次有这个机会,她还是想送过去。”

初摸家经济困难到了什么地步呢?壤塘县民政局优抚双拥安置股与救灾救助股股长、尕多村第一书记金珠告诉记者,初摸是尕多村的新分户,因此家里没有其他村民所拥有的草疆和牦牛,生产资料少,她全部的生活来源是政府对建档立卡贫困户的政策性补助以及夏季到山上挖虫草换来的微薄收入。

金珠表示,初摸原籍尕多村,但后来嫁到了外地,户籍也就迁了出去。2013年,初摸的丈夫在一次意外中死亡,她和丈夫的房子也被公婆收了去,她一个人没办法,就带着4岁的大女儿和1岁多的小女儿回到了家乡,在现在的这块儿地上安了家,在政府的帮助下建了现在住的这个平房。

初摸父母家的经济状况怎么样呢?金珠谈道,她父母年纪很大,家中没有什么劳动力,生活也很困难,也是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而且家里还有一个患有癫痫病的7岁男孩要照顾。

当地对初摸家的政策性补助有哪些?金珠说道:“她们(家)3口人的低保是149(元)一个月。”此外,据金珠介绍,尕多村为村上每一个建档立卡贫困户提供一个公益性岗位,每户每月550元的薪酬会按季度发放。其中,初摸的岗位是地质灾害检测员。另外,由于大骨节病在当地的发病率高,当地实行换粮政策,即定期免费发放给居民一定的大米和面粉来改变当地的饮食习惯,以降低大骨节病的发病率。初摸也因为这个换粮政策,可以到镇上领取足够吃的口粮。

和初摸确认了夺基卓玛的情况并当面了解了她的真实想法后,众人开始返程为探望下一个孩子做准备。大伙儿虽然离开了,但这次,初摸对大女儿未来的生活似乎有了更多的希望。什么希望呢?孙宏斌翻译道:“她说把孩子送出去,在外边读书,以后学业结束了,就算不能参加工作,以后也能够经商。”

从10月31日至11月1日,朱飞、蒋鹏程、苏卓贤一行在壤塘县探访了4名女童。她们年龄不一,家庭现状迥异,却一样的贫穷,一样的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而生活在单亲家庭。她们的亲人希望可以为她们争取此次去成都SOS儿童村生活的机会,希望她们可以走出群山到省会成都接受更好的教育,从而能有一个更好地未来。


期待好的改变

10月30日早晨,成都的天空有些阴霾。朱飞、蒋鹏程、苏卓贤等一行人正在成都SOS儿童村内整理行装等待发车,他们即将离开成都,前往阿坝州探访夺基卓玛等4名女童。

等待发车的过程中,苏卓贤无意间看到了住在旁边一幢家庭楼内的小尹尹。尚不足4岁的小尹尹似乎刚刚起床,正和另一位年龄相仿的同样来自大凉山的小男孩家豪在家门口玩,儿童村里负责他们生活的“妈妈”在他们旁边整理家务,待会儿这两位小朋友将到旁边十几米处的幼儿园里上学。

发现苏卓贤在观察他们后,小尹尹和小男孩并不怕生,不一会儿,他们就和她玩起了躲猫猫。看到这一幕,朱飞、蒋鹏程等很是开心,回想起小尹尹之前“一句话都不说”的表现,他们觉得现在的小尹尹正在慢慢地融入新的家庭,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

据了解,小尹尹是今年中国SOS儿童村协会启动“三区三州”精准扶贫行动后,首批赴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德昌县收养的3名困境儿童中的一名。在住进成都SOS儿童村之前,小尹尹和她年事已高的姑姑姑父住在德昌县阿月镇福隆村土坯垒成的房子里,她的父亲早在她出生之前就已去世,而她的母亲则在生下她后离家出走,至今下落不明。

“今天早上我看到他们上幼儿园,还让(儿童村里的)妈妈抱抱亲亲,两个小孩都是,完全就是对妈妈的这种亲情。”朱飞表示:“我们那个妈妈疼(孩子)得不得了,休假都不休了,晚上带着两个孩子一起睡觉(照顾孩子起夜)。”

小尹尹和家豪只是成都SOS儿童村收养的众多孩子中的两个。据成都SOS儿童村2016年的统计数据,自1997年开村正式运行以来,成都SOS儿童村先后收留抚养了来自四川省共59个县市区的健康孤儿240名,其中,有148名孩子已长大成人离村参加工作,走上社会。在这些入村的孩子当中,考入大专以上高校的占总人数的27%,其中,有2名孩子在读或取得研究生学历。

除了抚养入村儿童健康成长并支持他们接受高等教育,让每一位在村的孩子都能拥有一门立足社会的技术(特长)也是SOS儿童村管理者们一贯的心愿,为此,儿童村还在课余时间为入村孩子准备了丰富的“第二堂课”,即请专业老师为孩子们教授美术、乐器、足球、网球等兴趣课。据了解,在成都SOS儿童村开村的20多年间,有相当一部分孩子获得过艺术类等级认证。此外,成都SOS儿童村足球队人才辈出,目前有4名孩子在恒大足球学校学习,其中扎西和包成都是其所在年龄段的精英队成员,多次作为主力队员参加国内比赛取得优异成绩。另外,成都SOS儿童村13号家庭中长大的孩子肖正花从小和儿童村中其他几个孩子一起外出学习打网球,现在已经是国内同年龄组中的佼佼者,近两年来,她已经取得多个全国冠军头衔,2016年8月还曾拿到“通往温布尔登之路”国际少年组冠军。

小尹尹的改变以及其他在儿童村中成长的孩子们的变化给了本次阿坝州壤塘县困境儿童收养相关方充足的信心,在10月底到11月初的探访过程中,无论是前来探访的朱飞一行人,还是夺基卓玛等4名困境女童的亲人,抑或阿坝州民政局负责此事的官员们都相信,此次夺吉卓玛等4名女童入住成都SOS儿童村,未来一定会有好的改变,她们所在的家庭或许也能因此有一个好的未来。“救助了一个孩子就是救助了一个家庭”,采访过程中,阿坝州民政局局长王国民多次强调。

然而,收养一个孩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为促成此次“三区三州”困境儿童入住成都SOS儿童村,负责为地方儿童村筹款的中国SOS儿童村协会与爱心赞助企业菲仕兰努力达成合作,提供资金支持。另一边,阿坝州民政局也为玉成此事,积极下村入户筛查、推荐困境儿童人选,并多次与SOS儿童村进行沟通。

在10月31日至11月1日的困境儿童实地探访过程中,SOS儿童村与阿坝州民政局还就所推荐入村的4个女童之后的学习问题展开详细讨论。考虑到山里娃娃到成都上学后能否赶得上学业进度的问题,双方一致希望学业困难的儿童入住成都SOS儿童村之后,能够“留一级”,以留出足够的时间来让儿童村方面请辅导老师在课余时帮孩子补齐之前的知识缺口。

收养儿童困难重重,促使相关方坚持帮助这些孩子进入SOS儿童村的原因是什么呢?

阿坝州民政局社会福利科科长彭闰谈道:“期望通过这些困境儿童到SOS儿童村学习生活,让这些困境儿童能接受更加优质的教育资源,借这个机会改变困境儿童自己的命运;(另外期望)让一个娃娃带动这一个家庭脱困,实现他们整个家庭或者家族的脱贫,(实现)根本性的改变。”

负责此次资金支持的企业菲仕兰方面表示,儿童一直是菲仕兰企业社会责任关注的主要群体之一。此次携手SOS儿童村,响应国家号召,对三区三州困境儿童进行资助和精准帮扶,希望能让他们能在温暖的“菲仕兰爱心之家”健康成长,接受良好的教育,成长为对社会有用的栋梁之才。


■ 本报记者 张龙蛟


上一条 这是最后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