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家解读十九大报告: 社会组织的政治功能进一步加强

2017-10-24

10月18日上午,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人民大会堂开幕。习近平代表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向大会作了题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报告。

十九大报告中,在协商民主、社区治理、环境治理、基层党建等几方面将“社会组织”纳入其中。本报记者联系了业内专家对十九大报告的公益内容进行解读,重点提及了在“协商民主”中的参与。

社会组织被纳入协商民主体系

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推动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统筹推进政党协商、人大协商、政府协商、政协协商、人民团体协商、基层协商以及社会组织协商。

对此,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认为这是社会组织政治功能进一步加强的重要体现。

他表示,一定要看到,当前许多社会事务,已经摆在政府的重要议事日程,社会政治日益发达。在这种格局中,社会组织参与相关的政策协商,从社会的视角提出建议,对于国家治理体系的完善将发挥出重要的作用。

同时也要看到,社会组织参与民主协商,无论对于社会组织还是对于党政部门都是一个新的课题,需要积极探索,取得经验,努力形成社会组织与党政部门的良性互动格局。慈善组织,特别需要依照《慈善法》的规范,支持政府有关部门的工作,在社会建设中发挥重要作用。

渠道不畅现状待改变

实际上,社会组织参与民主协商,在十九大之前已经有了一系列的尝试。

在十八大首次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写入报告之后,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拓宽国家政权机关、政协组织、党派团体、基层组织、社会组织的协商渠道”,将社会组织纳入协商渠道之一。

2015年《中共中央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提出探索开展社会组织协商,放在了“稳步推进基层协商”一节。民政部也多次召开社会组织协商民主建设专题研讨会。

但目前,社会组织参与协商尚无明确的制度。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政治学系副教授谈火生曾发文指出其中存在的一些困难,如社会组织的协商意识不足、协商能力不高;社会组织参与公共事务协商的渠道不畅;社会组织协商的成果转化渠道缺乏等。

现实中,很多公益机构、民间智库参与了包括《慈善法》等制度政策的意见修订,但也看到很多公益组织,为了解决自身关注的议题,每年两会期间都要寻求代表、委员的代言。如何形成良性互动,谈火生认为完善伞状社会组织结构体系、规范协商程序,是社会组织有效开展协商的制度保障。

十九大报告的写入则让社会组织参与协商民主的制度化更为可期。

政协有望设立社会组织界别?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杨团对“社会组织参与协商民主”也非常关注。她对记者表示,协商民主是一个广泛的多层制度,这里边包括人大、政协、人民团体等,将社会组织纳入其中,相当于肯定了社会组织的重要地位。这与以往认为社会组织不外乎做点慈善的概念是不同的。

她还表示,十九大报告中对“人民政协”的定位表述比以往都要更清晰,明确指出人民政协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和专门协商机构,并且指出要把民主协商贯穿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全过程,重点监督党和国家重大方针政策和重要决策部署的贯彻落实。增强人民政协界别的代表性,加强委员队伍建设。

杨团认为,这可能意味着,政协以后会大量吸纳社会组织代表,社会组织可能纳入政协界别。社会组织如果参与到政协中,以后就有了发表意见的渠道,以前想说什么都要找委员、简报上书,缺少公开渠道表达意见。社会组织能够提供的意见不只是关于慈善的,它们参与社会服务的层面如此广泛,更能反映老百姓的真正需求。而社会组织的参与,也将大大活跃政协协商民主的气氛。

对此,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院长王名向记者表示,协商民主是一个整体提法,有不同的渠道和机制,至于在政协里是否会有社会组织界别,这个还没有实质性动作。记者在查询资料时发现,早在2012年,王名作为政协委员就曾提交《关于在政协设立社会组织界别的建议案》。而2015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协商民主建设的实施意见》中也提出:“深入研究发挥政协界别作用的思路和办法,拓展有序政治参与空间……在条件成熟时对政协界别适当进行调整。”

关于政协界别的问题,广东省已经有过尝试。2011年广东省针对社会建设发了7个文件,提出支持社会组织依法参政议政,逐步增加社会组织代表在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中的比例。有条件的县市要先行先试,探索在政协中设立新社会组织界别。年底,博罗县政协换届,增设了社会组织界别。2013年两会期间,佛山市顺德区政协也增加了新社会组织界别。

社会组织迎来重要历史机遇

除了协商民主,十九大报告中还有多处提到了社会组织。王振耀表示,习近平总书记要求社会组织在协商民主体系、社区治理体系、环境治理体系和大扶贫格局中发挥重要作用,这对于社会组织,特别是公益慈善组织,将是重要的历史机遇。

王振耀认为,在新的社会格局中,国家的多项政策将会进一步支持社会组织的发展,党和国家将会更加重视社会组织的意见,社会组织对于解决有关社会问题的成功探索与倡导将会较快地转化为社会政策。

社会组织在社区治理体系中将会发挥更大的社会作用。社区建设,社会性很强,社会组织的积极参与,将会促成基层治理的不断完善,同时也将促进社会组织特别是公益慈善组织社会功能的提升。

而在环境治理体系和大扶贫的格局中,社会组织尤其是公益慈善组织因其独特的社会优势,将会承担起更大的社会职责。《慈善法》的贯彻,也将会进一步加速。

深圳公益学院教授黄浩明则关注到了报告提到的“推进诚信建设和志愿服务制度化,强化社会责任意识、规则意识、奉献意识。”他表示,这与我们一直强调的企业社会责任是相关的,这原来是联合国提出的,在党的文件中提到非常好。

他表示,文化软实力更加受到重视。对外交流部分虽未提到社会组织,但变化很大。以往经常提民间外交、公共外交,这次提到“人文交流”更具有社会性,也体现了老百姓的需求,减少了政治性,也更贴合国际模式。“这是很好的变化,社会组织走出去也可以参与其中。”黄浩明说,“报告还提出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我们在国际事务中经常遇到,我们的传播能力远落后于做事的能力。这点很重要。”

“在党和国家高度重视社会组织的形势下,社会组织特别是公益慈善组织如何迎接这一历史机遇,将面临着一定的考验。社会组织一定要按照有关法律和政策要求,加强自身的体制与机制建设,完善治理结构,发展专业服务体系,才会真正肩负起历史的使命。”王振耀强调。

十九大报告多处涉及社会组织、慈善事业、志愿服务等工作,摘录如下:

直接提及的要点内容

要推动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统筹推进政党协商、人大协商、政府协商、政协协商、人民团体协商、基层协商以及社会组织协商。

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

提高污染排放标准,强化排污者责任,健全环保信用评价、信息强制性披露、严惩重罚等制度。构建政府为主导、企业为主体、社会组织和公众共同参与的环境治理体系。积极参与全球环境治理,落实减排承诺。

要以提升组织力为重点,突出政治功能,把企业、农村、机关、学校、科研院所、街道社区、社会组织等基层党组织建设成为宣传党的主张、贯彻党的决定、领导基层治理、团结动员群众、推动改革发展的坚强战斗堡垒。

注重从产业工人、青年农民、高知识群体中和在非公有制经济组织、社会组织中发展党员。加强党内激励关怀帮扶。增强党员教育管理针对性和有效性,稳妥有序开展不合格党员组织处置工作。

完善社会救助、社会福利、慈善事业、优抚安置等制度,健全农村留守儿童和妇女、老年人关爱服务体系。

推进诚信建设和志愿服务制度化,强化社会责任意识、规则意识、奉献意识。

间接涉及的要点内容

深化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

支持和规范社会力量兴办教育。

要动员全党全国全社会力量,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坚持中央统筹省负总责市县抓落实的工作机制。

支持社会办医,发展健康产业。


上一条 下一条